鼎盛青瓦厂

仿古青砖动态

阅尽人间繁华的古建青瓦

作者:admin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-09-12 11:44

土瓦,听说从西周开端零星呈现,至东周广为运用。

我看见最老的瓦,也只要一百多年历史。是在一个古镇子上,风一吹,吊脚楼上的房顶,那青瓦上的鸟粪,簌簌而落,我也没躲闪,扑进到嘴里几粒。那次,间接尝到了瓦怕一点滋味,由于那鸟粪结竟在瓦上风雨里渗透和缠绵过。它有一点苦,有一点涩,这像我不断咀嚼过的那些人生况味。


在我故土乡场野外,有一烧瓦的瓦窑。一个少年,曾经望着炉火熊熊,那些泥土做成的瓦,我似乎听见它们在火中的嘶鸣。泥土转世为瓦,这些瓦,被一些喝了高粱酒、红苕酒的汉子挑到山坡上、沟壑里、大树旁堆下,把瓦一片一片盖上房顶,成为新房。



就在那些瓦下,我的乡下亲人,还有老乡,他们低微而倔犟的人生,在泥土里爬行,翻腾,最后,归隐于泥土。所以,我似乎不断置信宿命的存在,在青瓦掩盖的小小房屋下,他们的人生,也默默地被掩盖。



前年我回到故土,整个村庄,在风里孱弱地呼号,像我写诗的一张纸那样薄了。整个村庄,就剩下了不到一百号人,他们固执地据守着。梁老汉,就是守护村庄最老的一个人,他八十七岁了。


我想在梁老汉家住一晚。梁老汉还腿脚敏捷,用柴火烧饭,用土碗盛菜。梁老汉往土灶里添柴时,腾起一股烟子,从灶里急着飘荡出来,蹿上梁顶,从青瓦的缝里扑进来,与天空中的雾霭会合。晚上,下起了雨,我同梁老汉闲谈,听瓦上雨声,想起一些流光,如安魂曲。

第二天早晨,我一个人,坐在山坡上,望着梁老汉那青瓦房顶,那些层叠的瓦,如在凄凉之水里,老鱼卢伏的鳞。这老瓦房,经过了那么多年风霜雨雪的飘摇,还像梁老汉一样健在着。梁老汉带着自得的神色通知我,有一年不远处遇到了泥石流,房子竟然没被抖垮。这就你一些低微之人的命,贱,但顽强。青瓦上,有深深浅浅的青苔掩盖,瓦被渗透得草一样的颜色。我有一种激动,坐在房顶上去,喝一碗老酒,醉了,就把青瓦当床,睡去。


我想起,城里的诗人老马,有一年看到大水从逶迤群山而来,由于要修电站,老城的下半身,就要在波涛之下睡去。老马,被一个人提了酒,坐到他祖上留下的瓦房顶上,一个人,边喝边哭,边喝边唱,手舞足蹈。我就在瓦屋下,守护着我的这个诗人朋友。这城里的一些人,他们把马诗人当作一头怪兽,我得把他视作一头熊猫,好好维护起来。



而今,在老马的书房,还有几片瓦,那是他从老屋顶上抢救回来的。有一天,我去看他,老马进来跑步了,他要锻炼,减脂肪,减愿望。门没锁,他似乎晓得我要来,那是一个大雾天气。我推开门,在他书房,我摩挲着那青瓦,都觉得到有老马的几掌纹了。望着那青瓦,我一时恍惚,想起多年以前,它在炉火里的冶烤,滚烫的温度,而今,冷却在一个怀旧者的房间。我在老马那里看见一句诗,他说,火焰一旦凝固,就成了白色,比方水里,就有白色火焰。那么,泥土呢,它在翻腾的大火里,冷却下来之后,是不是就是这瓦的颜色,被氤氲光阴洗染,流光浸泡,成了青,黑,褐色……

老马回来通知我,他觉得本人活得就像这老瓦一样,人生从喧哗到寂静,从沸腾到冷却,到最后,本人把本人珍藏,安放。

邯郸市永年县七方工业区       技术支持:瀚宇网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