鼎盛青瓦厂

仿古青砖动态

李恒谦:惠泽后代的“乡村建筑家”

作者:admin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-12-28 10:44

李恒谦,字子谥,号地山,清乾隆五十三年出生。他在云南为官,人人都知,但他还是一位对乡村民居非常感兴味且付诸行动的建筑设计家。为官期间,他关注云南乡村徽派建筑,将大量云南民居图纸带回家乡海南,并在祠堂和民居、道路等根底设备建立的改造中,加以施行应用,为这方红土地留下了一丝滇乡风情与痕迹。这样一位乡土人才,呈现在清代偏居南海一隅的海岛乡里,是令人注目的。为表其功,《光绪澄迈县志·艺文志》中收录了广东连州训导许昌龄赞颂李恒谦的诗句,《李地山公赞》诗中曰:"丽水曲澄,四府纲纪;办理汉回,名登国史;身在黄堂,心存桑梓;倾出宦囊,惠我澄士;先生之风,高山仰止。"

  关注民生 有机变之才

  李恒谦出生在古澄迈县恭贵乡倘驿都(即今天的老城镇)罗驿村。小时分,他跟着父亲李树元到贵州清镇县生活,李树元也是一位从海南罗驿村走进来的外派官员,那时,他任清镇知县。受父亲好学的影响,少年时,李恒谦虽总是多病,但并未影响他学习成果的优秀,这个刻苦用功的孩子,很快被选取为监生。

  清嘉庆二十三年(1817年),也就是李恒谦29岁那年,他出仕为官,担任了云南大理弥渡通判。道光四年(1824年),李恒谦曾经跟父亲一样,做到了知县,任丽江知县。

  居官期间,李恒谦在当地奉行"政简刑轻",也就是老百姓口中称誉的一心一意关注民生的"善政"。道光二十四年(1844年)时,有一次,云南的永昌地域发作两个民族的矛盾纠葛,双方以至刀刃相见,血光之灾,一触即发。作为中央的父母官,李恒谦处惊不乱,他不避风险,亲身深化事发现场理解状况。他引导民众心情,解说陈说利害关系,语重心长看待百姓;但另一方面,他运用铁腕,疾速缉拿要犯,依法处置了事情怂恿者,使一场一触即发的民族事情,就此停息下来,最终转危为安。

  聪慧化解矛盾事情,是李恒谦在处置中央事情时的一种机变才能,难能可贵的是,他还非常注重对矛盾集中地域事情发作后老百姓的生活改善。在任期间,李恒谦曾经数次捐出本人的俸金工资,大兴为民实事,推行富民政策,恢复商贸,开展消费,宁民安境。

  澄迈县史志办主任王邦照以为,虽然他的俸禄在推进这样的大政面前,从数额上讲是非常微小的,但他的倾囊之举,感动了少数民族地域大众的内心,促进了边疆民族地域的平稳,也深受老百姓的拥护。

  道光二十六年(1846年),李恒谦升任云南开化府知府,后来又转任永昌、丽江、澄江、曲靖等地任知府。这位中央大员,终身努力于促进民族团结。咸丰七年(1857年),他奉命处置曲靖民族纠葛后,累倒了,退养2年后,在云南曲靖的家中逝世,那一年他72岁。

  藏蕴徽派建筑旧痕

  往常,走在罗驿村的沃野之间,到访者屡屡都会为大气磅礴的300多栋火山岩石古屋建筑所惊叹,喜欢在充溢文墨幽香的李氏宗祠前驻足。宗祠门前雕琢神采顾盼的石狮,似乎也在诉说那段悠悠的历史。

  李恒谦在滇任职期间,屡次回到海南故里,他带回的东西,是一张张让乡亲看不太懂的图纸,上面细致描画出云南古村落建筑的规划设计,李恒谦将这些元素"移植"回了家乡,对村落道路和民居、景观停止改造。

  在村里,李恒谦的故居是较为典型的建筑案例,这是二进四合院的构造规划,屋前建了照壁,很是庄严气度,两端又都与围墙衔接起来,院子大门就设于照壁围墙的东边。从门进入,便是一进房前院,院庭空中是以精雕的条石铺设的,划一紧密。

  能够说,像李恒谦故居这样的罗驿村的局部古村屋,有着云南古村徽派建筑的留痕。云南古村建筑中多数注重雕琢装饰,雕琢细节随处可见,无论神龛、供桌、窗花、还是房梁柱脚,所雕琢的花鸟鱼虫,方式多样。徽派建筑的院落,多为青瓦铺顶、青石铺路的大院,周边有4、5栋房子围合而成。五岳朝天是徽派建筑的显著特征,即房屋屋顶局部、屋脊或四檐,其尖端有高昂向上的装饰,这些痕迹,在罗驿村的一些古民居中也隐约呈现。

  海南大学土木建筑工程学院教员蔡达雄曾6次走访滇藏线,这位对云南徽派建筑较为关注的教员,对罗驿村建筑中的"云南痕迹",有着较为激烈的感受。他的印象中,罗驿村李氏宗祠门前的石狮,雕琢设计痕迹里就带有一种异域感,与尼泊尔境内呈现的古代石狮设计非常相近。云南与尼泊尔经茶马古道相衔接,文化传播的纽带使其在雕琢技艺上有着某种类似,而李恒谦将这种雕琢技法作风经过图纸带回了海南,在房屋及其装饰构件上有所表现,是有一定可能性,并值得琢磨的。

  当然,罗驿村今日存留下来的大多数民居,表现的更多的是火山岩房屋的独有气质。这些古屋都是木石构造,即房架均为木柱抬梁构造,外为石墙,上为青瓦,柱梁斗拱榫卯紧密无缝。虽历经几百年之久,迄今仍简直无损。

  一生专注于教育和建筑

  对村史颇有理解的罗驿村干部李运达说,听村里老人们一代代传下来的故事,李恒谦在回乡期间,改造村落,挖池塘,修石路,带着乡亲从20里外的火山上取石材下来,有的石材大料重达4吨,不知是采取何种运输方式,付出了几汗水,这才有了今天300余座完好古屋、36条石村道磅礴大气的姿势。

  "李氏族谱上保存下来了很多古建筑样本图、规划图,这是其他姓氏族谱里少有的。"村干部李勇军说。

  李恒谦对家乡罗驿村的钟爱,都表现在他对家乡建筑和教育的执着中。

  据史料记载,李恒谦性格忠厚谦逊,即使身为朝廷知府,每次到临府、州、县等地宣讲国学和国度法规条文,每次都自称是"学生"。

  他心慕古贤,所以为官期间也尤为重学兴教。他个人的薪金俸禄,多数都施人营私了。王邦照说,在李恒谦任职期间,他发现,澄迈文庙续修延滞了十年都没有建成,马上返乡,鼎力赞助,几个月后,文庙完工了。他还曾经赞助清贫生员应试科举,为贫穷学生纾难解困。他先后捐了国度给予他的俸禄纹银六千余两。

  李恒谦给罗驿村带来的建筑景致,和尊崇教育的风气,永不会随时间老去,一片天地人和的清明画卷已印在今日故土繁华的水岸。

邯郸市永年县七方工业区       技术支持:瀚宇网络